专家论坛
您现在的位置:中心首页 > 专家论坛 > “双一流”是靠钱“砸”出来的吗?——田联进:“双一流”建设“砸”钱剑指何方?

“双一流”是靠钱“砸”出来的吗?——田联进:“双一流”建设“砸”钱剑指何方?

作者:     时间:2017-07-14 07:01      浏览:462
 

 

田联进(宜宾学院高教研究所研究员,博士)

 

“双一流”建设“砸”钱剑指何方?

 

自国务院印发《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以来,为在"双一流"建设中抢占先机,很多省市纷纷投入巨资“砸”向“双一流”。如何“砸"钱?如何“砸”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的阳光大道以实现各地区高等教育局部的高端突破是一道急需破解的现实命题。

钱显然不能局限于圈地皮、盖楼房这些硬件上,而是要着手于“双一流”的内涵建设上。仅靠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无法筑起“双一流”的宏伟图景,充裕的金钱应砸在“双一流”自身内在生长逻辑的方向上。欲实现“双一流”,“砸”钱应剑指优秀人才、顶尖学科和前沿行业。

(一)钱应“砸”向优秀人才的培育上

没有一流的人才就没有“双一流”,一流的人才是“双一流”的根本。“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就在于阐明大师对于大学具有何等的重要,只有具备了大师,大学才能为国家和社会培养栋梁之才。

欲实现“双一流”建设,钱必首先“砸”向优秀人才的培育上。以优厚的待遇吸引国内外优秀大师和青年学子是世界诸多著名大学的通用做法。二战后大批犹太科学家被吸引到美国研究型大学,美国还通过争夺纳粹德国技术专家,将大批德国火箭技术专家及高级研究人员转移至美国,为美国争取了众多的大师,从而造就了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争夺世界上最有才华的青年学子在美国大学同样愈演愈烈,哈佛、耶鲁等世界顶尖大学以极其丰厚的经济待遇将世界各地那些最有才华的青年学生纳入麾下,并且美国是吸引国外留学生最多的国家,占全球留学生总数的20%左右。显然,吸引优秀大师和优秀学者应是钱“砸”的方向。“双一流”建设的生长逻辑决定了师生都需要在人才培养过程中得到孕育才能脱颖而出。钱所“砸”到的每一个环节都应是以激励为目的,以使所有教师和学生都以追求学术发展为动机和归属。以充裕的资源创造一流的教学和科研环境,为吸引一流人才创造更好的物质条件和人文环境,以吸引一流的大师和一流的学生。激励既要使师生追求学术卓越与其科研兴趣相统一,也要使师生对社会贡献与大学学术发展相统一。在人才培养上拓宽知识面,实施大口径招生和大口径培养,“砸”钱在于激励教师产生一流的科研、一流的知识成果和一流的学生,激励学生成为具有独立思考、怀疑批判、科学创新和人格健全的人才。

钱“砸”向人才培养对“双一流”建设至关重要。所以,钱“砸”回到“人才"这一基本面,才能激起世界一流人才的涌现,“双一流”建设才有本,一流的学科、一流的科研、一流的社会服务才能得以形成。

(二)钱应“砸”向顶尖学科的突破上

没有一流的学科就没有“双一流”,打造顶尖学科是“双一流”建设的一条重要突破口。“双一流”建设的重心显然是学科,而“双一流”建设必然取决于一流学科的形成。而一流学科的形成有两大规律:一是学科伴随着大学的自然演进、日积月累而水到渠成,是一种厚积薄发、历史积淀的过程,如英国牛津、剑桥等传统大学在数百年的历史长河中就演绎着这一内生性制度逻辑的神话,以坚守大学的经典不变;二是先突破一门至两门学科为顶尖学科,以其顶尖学科带动其他学科走向顶尖学科,这就是顶尖学科的蝴蝶效应,如美国硅谷之父,曾任斯坦福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的特曼教授凭其“学术顶尖”构想催生了诸多顶尖学科的成长,从而使斯坦福大学步入“双一流”。所以,钱“砸”向顶尖学科是大学迈向“双一流”的重要突破口。“双一流”建设需要集中优势资源重点打造一些学科以实现顶尖学科的突破。世界上凡一流大学都有其经典学科,也并不是世界上所有的一流大学的所有学科都是世界一流学科,如哈佛大学没有工学院,麻省理工学院不设医学院,就谈不上相应学科能成为世界一流了。显然,“双一流”建设可以从重点发展优先学科、交叉学科和特色学科三个方向实现对顶尖学科的突破:“双一流”建设重点发展优先学科,关键看其是否已经临近学术卓越的品质,对具有临近学术卓越品质的学科进行重点突击,就能以优势的资源在短期内实现顶尖学科的跨越,这往往是一些大学选择的方法;“双一流”建设重点发展交叉学科亦是一条重要捷径,交叉学科发展的前景是新领域,谁先发展谁就拥有主动权,所以,重点发展交叉学科已经成为诸多世界一流大学发展学科的一种新常态;“双一流”建设发展特色学科亦是实现顶尖学科突破的一大方法,只不过特色学科是大学在其历史长期发展、积淀中形成,体现的是“人无我有”“人有我强”的一种优势学科,是大学独特性的一种象征,如斯坦福大学的电子工程学、牛津大学的古典文学、普林斯顿大学的理论物理学、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原子物理学、东京大学的土木建筑学、波士顿学院的教育学、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社会学等都反映着其相应学科的世界最高水平、最新突破及最新进展,因此选择发展特色学科最为艰难。

“学科”是“双一流”的根,“双一流”建设的学术突破关键在于顶尖学科的突破。而拥有充裕资源的高校欲实现“双一流”建设,其金钱必然需要剑指顶尖学科的突破,需要十分明智地“砸”向优先学科、交叉学科、特色学科,其一流学科才能形成。

(三)钱应“砸”向前沿行业或急需科技的空白行业上

瞄准前沿行业或急需的空白行业是“双一流”建设的一条重要捷径。大学需要关注能够满足国家或区域的重大战略需求、直接造福人类的前沿行业或空白行业,能够对国家或区域作出重大贡献,能够实现对“双一流”的跨越,如1999年加州理工学院在实验物理和航空技术方面实现突破,使其掌控世界最先进的航空技术而实现“双一流”;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于1998-2000年选择高分子材料导体或有机材料导体进行突破,切中当时冷门,连续三年斩获三个诺贝尔奖,加州大学圣巴巴拉分校对世界的巨大贡献必定能坐实“双一流”这一美誉。“双一流"建设需要集中金钱砸在世界科技前沿行业或急需的科技空白行业上,而这些行业正亟待研究开拓,并将是未来社会行业发展的趋势。世界科技前沿行业或世界科技急需的空白行业犹如未开发的处女地,谁拥有开拓的实力并能抢先占有其制高点,谁就能成为这一行业的未来引领者,大学在这一行业必能成为一流。“双一流"建设如何集中金钱砸在世界科技前沿行业或急需的科技空白行业?应主要着手于:甄别哪些行业属于世界科技行业或急需的科技空白行业,及其与大学自身实力的关系;选择大学最具有基础实力的世界科技前沿行业或急需的科技空白行业;做好世界科技前沿行业或急需的科技空白行业的基础性科学研究;布局开展世界科技行业或急需要科技的空白行业的科学研究和人才培养。“双一流”建设需要有前瞻思维,不能仅仅局限在大学自身的角度,应当从世界科技发展及其未来发展的方向进行研判和选择,“双一流”建设需要将钱砸向未来科技前沿行业或急需科技的空白行业上。

谁能抢占未来科技前沿行业或未来急需科技的空白行业,谁就能够赢得未来发展的主动权。大学把钱砸向未来科技前沿行业或未来急需科技的空白行业,就能赢得未来科技行业或急需科技空白行业发展的机会,就能步入“双一流”。总之,“双一流"建设显然不是靠短期绩效就能完成的,而是在尊重学术自由与学术自治、人才培养与科学研究规律前提下稳步推进才能实现。只有在坚守大学基本定律的前提下,“双一流”建设把资金“砸”向优秀人才的培育上、顶尖学科的突破上、前沿行业或急需科技的空白行业上才能行之有效。“砸”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是“砸”钱的方向若与大学基本定律结合,将大学的综合实力或竞争力的提升作为大学发展的内驱动力,淡化外在评判的刚性指标和功利驱动,坚守“双一流”建设的基本理念、内涵、规律和价值,“砸”钱之处就能开花结果。